<strong id="s1f51"><del id="s1f51"><dl id="s1f51"></dl></del></strong>


            未曾走遠的紅云:讀革命歷史題材小說《武漢往事》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柳江南責任編輯:袁帆
            2019-05-15 15:50

            由著名軍事文學作家張隼所著、廣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武漢往事》之《首義風云》《紅色風暴》《抗日烽火》《紅旗漫卷》一共4冊,已同讀者見面。這部從創作到出版歷時7年的革命歷史題材作品,以辛亥革命到新中國成立這段歷史為脈絡,狀寫了1座歷史名城、2條大江、3個家族、40載恩怨情仇,讀來蕩氣回腸,文化底蘊十足,重新給我們撩開了歷史的天幕,讓我們回望不曾走遠的紅云。

            作為辛亥革命和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圣地,武漢在中國革命的歷史長河中有著悲壯而昂揚的歷史文化品格。據可靠資料表明,從1921年到1949年在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革命斗爭中犧牲的有名可查的同志就有370萬,武漢占有不小的分量。《武漢往事》以漢口王府、武昌余府、漢陽趙府及其家族成員在特定歷史時期的不同命運與恩怨情仇為故事情節,貫穿于全書的幾個主人公余瑞祥、王俊林、余瑞華、趙璇瀅等人,因為性格、信仰等各不相同,在重大歷史關頭,其分裂的人物性格表現為既是親人又是對手,有時攜手合作,但更多的時候是針鋒相對,在血與火的戰場上上演了一場場扣人心弦的血雨腥風,在情與理的羅網里編織了一段段催人淚下的兒女情長。

            全書分4部曲,第一部《首義風云》以武昌起義前后為背景,從起義意外暴露了起事計劃后,革命黨人遭到清軍圍捕開始。危急時刻,新軍某部隊官余瑞祥絆住清軍頭目,致使起義爆發。余瑞祥的人物原型,就是辛亥革命的起義人物、后來擔任臨時總指揮的吳兆麟。隨后,余瑞祥被革命黨人推舉為臨時總指揮,全面指揮起義的新軍,兵分3路攻打湖廣總督府。這時,同樣是新軍隊官的王俊林聽說世交余瑞祥參加了革命黨,前來投奔,也參加了起義。王俊林的父親王翔宇聽說兒子已經是革命黨人,便與弟弟王翔東一道,帶著大侄兒王俊財傾其所有幫助革命黨人,把家族的產業交給二侄兒王俊喜打理;趙嘉勛嚴禁兒子趙承彥、趙承博與革命黨人有任何聯系,自己卻遭到革命黨人的軟禁;余昌泰則到處散布流言,攻擊革命黨人,不準大兒子余瑞光支持革命黨人,與二兒子余瑞祥斷絕父子關系,把以在校學生身份參加過起義的三兒子余瑞華困在家中,逼迫大兒子余瑞光給投靠革命黨人的大兒媳趙璇瀅寫休書。趙璇瀅便義無反顧地投身革命黨,成為婦女隊隊長……中華民國成立后,袁世凱、黎元洪聯手逼走了余瑞祥。趙璇瀅從心里萌發了對余的愛意,主動遣散婦女隊,四處尋找余,準備永遠與余相依相伴。余瑞祥感覺到了昔日大嫂對自己的情義,故意躲避。王俊林投靠了袁世凱的部將,卻得到重用。

            第二部《紅色風暴》寫余瑞祥離開軍隊后,結交了很多窮苦朋友,更看透了政府的腐敗。后來,聽到袁世凱即將稱帝的消息,他迅速聯絡舊部,準備再度起義,但被王俊林破壞了。王俊林雖說跟余瑞祥理念不同,但仍然重視與余瑞祥的交情,幫助趙璇瀅找到了余瑞祥,使他們結為夫婦。余昌泰死后,王俊林把余瑞華送去保定軍校讀書。后來,在趙璇瀅掩護下,余瑞祥前往廣州,投奔南方軍政府。之后不久,趙璇瀅在丈夫余瑞祥的引導下加入共產黨,成為武漢共產黨地下工作的負責人。國共關系破裂,王俊林追隨余瑞祥參加南昌起義,后又叛變革命,回到武漢,成為國民黨武漢衛戍司令。余瑞祥在南昌起義失敗后去了鄂豫皖,為發展壯大鄂豫皖根據地立下汗馬功勞。

            第三部《抗日烽火》以抗日戰爭為背景,寫余瑞祥在武漢建立八路軍辦事處,鼓勵民眾抗戰,掀起了抗戰高潮。王俊林再一次與余瑞祥走到一塊兒,攜手抗戰。武漢陷落前,余府紗廠遷往大后方,王俊財因病不能離開,留了下來,趙府不愿意搬遷。武漢陷落后,趙府幾乎全部被日寇殺光。趙承博只身逃出,自拉武裝,專殺日寇,后來投入余瑞華手下。王俊林投靠日寇,犯下許許多多罪行。日寇威逼王俊財當維持會長,卻遭到拒絕。王俊喜為了哥哥的名聲,自己出面當了維持會長,背上漢奸惡名,與王俊林明爭暗斗。后來,王俊林為了自保,不得不殺死了他。余瑞祥成為共產黨要人。趙璇瀅來到新四軍第五師,歷次率部與王俊林的偽軍以及日寇作戰,支援正面戰場,并且勸導弟弟趙承博拉出武裝,加入新四軍。

            第四部《紅旗漫卷》寫抗戰結束后,王俊林再度成為國民黨高級將領,率部攻打趙璇瀅部。余瑞祥作為軍調處的共產黨高級代表來到武漢,與王俊林等人展開談判,達成停戰協議,并監督停戰。中原突圍后,趙璇瀅奉命潛入武漢,在王俊財、余瑞光等人的幫助下,建立一張巨大的地下工作網絡。國民黨兵敗如山倒之際,趙璇瀅通過地下黨人做工作,勸說王俊林起義。但是,王俊林受王曉燕監視,無法起義。余瑞華在金口宣布起義,封閉了國民黨軍退入湖南的道路。王俊林受到王曉燕脅迫,不得不離開武漢。王俊林夫人余雅芳不愿跟他一道逃亡,自殺身亡。武漢和平解放。

            《武漢往事》正是通過深入淺出的細節、人物的刻畫與描寫,以及深層次的揭示,讓我們看到了從辛亥革命到武漢解放近40年歷史中,以3大家族為代表的武漢人民,在風云變幻的中國,意志堅定、斗志昂揚,同反動腐朽的封建軍閥、國民黨反動政府及強大的日本侵略者進行斗爭。他們信念如鋼,救亡圖存,不屈不撓,堅持以民族和國家的命運為重,堅持抗爭,在中國共產黨的正確領導下,最終建立新的政權。在歷史危急關頭,在充滿艱難險阻的環境中,只有中國共產黨才能領導全中國人民,也只有中國共產黨才能和人民時刻在一起,團結各界人民打敗日本帝國主義,打敗國民黨反動派,建立新中國,真正讓人民翻身當家做主。作品寫的是武漢人,何嘗不是全中國人?它完完全全是中國人民斗爭的歷史縮影。這應當是《武漢往事》的真正深層意義,也是其所堅持的歷史觀、價值觀。

            老子說“執古之道,以御今之有”。革命歷史小說的創作,不是簡單的重復歷史,也不是違背規律的創造。作家既要忠于歷史,又要提煉出歷史“御今”的時代意義。從文學的本體而言,要求作家不要把歷史的外衣簡單地披在人物的身上,而是要把歷史的血脈融入人物,最后造就有性格和血性的人物形象。張隼曾在軍旅,這些年一直致力于中國革命史、中共黨史真實的收集與研究,撰寫創作了不少有影響、有分量的歷史現實題材作品,得到社會和讀者的認可、好評。他是一個有社會責任感的作家,是一個有民族情結的作家。他寫《武漢往事》對時代和社會是很有意義的,為使青年人認識武漢在推動歷史進程中的作用,他把歷史通過事件和人物來寫出別開生面的史詩氣派,這是一般歷史小說所不曾做到、也最難做到的。值此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無疑是一份厚重之禮。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狠狠搞henheng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