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s1f51"><del id="s1f51"><dl id="s1f51"></dl></del></strong>

            搜索

            老班長熱衷于“退居二線”,背后原因竟然是……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 作者:代 烽 陳 超 李軍學 發布:2019-04-12 03:30:08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老士官班長為何熱衷于‘退居二線’?”這一問號,一度困擾著武警上海總隊執勤第一支隊的各級帶兵人。老班長們到底怎么想?該支隊領導深入班排,探尋老士官留任班長意愿不強背后的真實原因——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老班長請辭”現象告訴我們什么

            ■解放軍報記者 代 烽 特約記者 陳 超 通訊員 李軍學

            武警上海總隊執勤第一支隊上士班長陳健帶領中隊戰士進行刺殺訓練。王 亮攝

            老士官為何不愿當班長

            “老士官班長為何熱衷于‘退居二線’?”這一問號,一度困擾著武警上海總隊執勤第一支隊的各級帶兵人。

            老班長們到底怎么想?該支隊領導深入班排,探尋老士官留任班長意愿不強背后的真實原因——

            家事牽絆難安心。支隊中士以上士官已有近百人成婚,不少人坦言:“當班長雖是件光榮的事,但成家有了孩子后,家事多多少少要牽扯些精力。”特別是有了二胎的士官家庭,妻子一個人帶兩個孩子根本忙不過來,伴隨而來的是爭吵、冷戰和感情危機。

            壓力太大缺激情。“現在‘00后’戰士思想活躍、個性鮮明,帶起來比較費勁。班里哪個戰士不小心冒個泡,班長就得承擔責任,搞不好還要受處分,‘壓力山大’。”上士班長于振起的顧慮具有一定代表性。

            年齡倒掛不順心。不少老士官年齡比中隊干部大好幾歲,有的中隊干部甚至是老士官帶過的兵。出于工作原因,有時老士官會被中隊干部點名批幾句。盡管知道中隊干部是為了工作,但老士官心里還是會感覺別扭,不是個滋味。“人要臉,樹要皮”,干脆不操那個心,辭去班長管好自己就行。

            二次就業很憂心。不少老士官表示,不當班長可以騰出時間學點東西,為退役之后做些準備。上士王再軍是名狙擊手,他覺得在部隊學到的“看家本領”到地方用不上,去地方后能干什么,心中沒有底。

            身體有傷吃不消。上士宋發發在一次訓練中右膝韌帶撕裂,做了重建手術。他向中隊請求辭去班長職務時說:“我很想在班長崗位上干下去,但傷情不允許我再做摔擒、跑障礙、跳木馬等劇烈運動。”

            功成名就歇口氣。“我已經入了黨、立了功,在班長崗位上干得再出色也無法提干,所以沒必要那么拼了。”個別班長的想法很現實:過一兩年“船到碼頭車到站”,自己也該歇歇了。

            總結原因,該支隊黨委一班人感到,老士官不愿當班長的原因有很多,但少數人大局意識、奉獻意識、責任意識弱化是根本原因,如果不及時糾正,必然影響基層建設。

            誰來接老班長的班

            老士官能撐起“一片天”,但如果開始盤算個人的“小九九”,即便強留也可能會“出工不出力”。年輕士官干勁足,但經驗不足,一時難以勝任班長崗位。

            誰來接老班長的班?這一度成為該支隊不少中隊干部頭疼的問題。

            該支隊執勤13中隊骨干力量比較薄弱,去年底,應急班班長和炊事班班長崗位出現空缺。中隊長沈彬拿著花名冊翻來翻去,竟難以找到合適的接班人。

            “中隊士官隊伍能力參差不齊,兩極分化現象較為嚴重,能獨當一面的多為老士官。想干的新士官差火候,難以扛起大梁。”沈彬坦言,當時自己一度慌了神。

            時逢機關蹲點幫建,沈彬將骨干接班難題作了匯報。支隊領導從其他中隊調了兩名上士班長給13中隊,及時補了空缺,解了燃眉之急。

            “13中隊這種情況在支隊比較少,中隊的班長一般從中隊的副班長中產生。這次支隊調整了40多名班長,九成以上由副班長接任。”該支隊政委趙錦榮告訴記者,資歷老、能力強、形象好的副班長會成為班長的第一人選。

            但班長的配備有時會打破常規。去年初,考慮到班長骨干的梯次配備,執勤14中隊綜合衡量后,直接破格提拔無副班長經歷的下士曹文勇擔任班長,成為中隊最年輕的班長。

            “你喜歡什么樣的人當班長?”該支隊問卷調查顯示,85%的戰士選擇比自己年齡大、兵齡長的人當班長,理由是心理上容易接受;70%的戰士選擇軍事素質過硬的人當班長,原因是平時工作容易出彩;90%的戰士選擇以身作則的人當班長,原因是班級會比較團結,不易鬧矛盾;75%的戰士選擇性格開朗、興趣廣泛的人當班長,原因是大家能處到一塊去……

            “班長并不是誰想當就能當的,要過五關斬六將才行。”執勤15中隊指導員湯衛東談到,這次中隊選拔班長時,有名副班長能力素質不錯,個人當班長的意愿也強烈,但平時性子比較急,結果民主測評成績不理想,未能選上。

            老班長“一身輕”,新班長行不行

            “打掃衛生、出公差接連幾次都是我。”春節剛過,執勤13中隊上等兵小趙找到隔壁班的老鄉戰友發牢騷、倒苦水。

            原來,老班長周博請辭班長職務后,新班長李慶輝是周博以前帶的新兵。李慶輝礙于老班長的情面,管理起來缺底氣,臟活累活從不讓周博干,但凡有公差也都是讓義務兵輪流去。周博“無官一身輕”,既不管人,也不管事。

            互不打擾,成了周博和李慶輝心照不宣的相處方式。調查顯示,有的老士官離開班長崗位后,覺得管多了越位,干脆啥事都不問;不少新班長也認為,老班長最好別亂插手,只要管好自己就行。

            現實往往不如人愿。一次,中隊組織班級軍事技能大比武。李慶輝心中沒底,但又不好意思請教周博,結果比武排名不理想。

            第一次亮相不成功,李慶輝心有不甘。在隨后的工作中,他更加用心,時刻以身作則,但處理事情總是“美中不足”,因小紕漏接連被中隊干部點名。

            周博雖不再是班長,但全班挨批,身為班級一員的他也覺得很沒面子。其實,周博也想提醒李慶輝,可礙于李慶輝的不請教、不開口,于是就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不插手。

            眼看班級建設走下坡路,李慶輝著急上火坐不住了。一次班務會后,他主動找到周博請教帶兵經驗。周博也做了自我檢討,表示愿意協助他抓好工作。

            新老攜手,事半功倍。在兩任班長共同努力下,班級建設很快有了起色,2月底奪得訓練和內務兩面錦旗,受到中隊表揚。

            支隊機關調查發現:在工作展開上,四成新班長能平穩開局,四成新班長能勉強應對,二成新班長則比較吃力。

            教育課上,中隊指導員林國棟將周博和李慶輝的故事搬上了講臺。他說:“卸任不等于放下責任,老士官始終要成為一個榜樣、一面旗幟,新班長也要虛心請教,主動取經。只有每根承重梁都承重,部隊建設才能越來越好。”

            1 2

            責任編輯:楊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d5751.com域名使用側邊欄!
            狠狠搞henheng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