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s1f51"><del id="s1f51"><dl id="s1f51"></dl></del></strong>


            我和崔譯文,從仰望英雄到成為朋友

            來源:解放軍報客戶端作者:楊晶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9-05-17 15:07

            崔譯文,一個20歲女孩,在這個5月,“火”了。而我沒有想到,一次特殊的“追星”經歷,讓我和她成為朋友。

            一開始了解她,是在值班時看到《女大學生為同學擋8刀!她說“我是軍人的孩子”》,轉發之余,感動而又敬佩。明知兇手目標不是自己,卻在身中2刀后再次擋下6刀,受傷后還強忍疼痛幫同學止血……我不禁好奇,是怎樣的女孩能做出這樣英勇的舉動呢?

            打開微博,“女大學生為同學擋8刀”的話題已在熱搜榜排名第一。“我是軍人的孩子。我不沖上去,她可能會死!”這句話直直戳進了我的心里。

            我從心底敬佩她的壯舉,我曾試想做同樣的事情。但我也深知,危急關頭,人性容不得假設。而崔譯文就像一道光,照亮了我們,滌蕩了心靈。

            面對這樣的女孩,我想怎樣才能送上我的問候與祝福。評論?太多了可能看不過來;私信試一試?也許她會看到呢。

            于是,我給她發了私信,致以敬意。

            我以為這事就過去了,一個正在媒體聚光燈下,于人們心中已是英雄的女孩,應該不會注意這些吧。

            沒想到,崔譯文認真而禮貌地回信。

            打開新聞,報道里說崔譯文幾乎給每位私信她的網友都回復,以不辜負大家的關心。

            感佩良久,我再次向她表達問候。

            一回生,二回熟。在那一瞬間,我萌生了采訪崔譯文的想法。我想知道,是什么樣的家風教育讓她有這樣的責任和擔當?生活中的她是什么樣子?卻又在思考,該怎樣和她交流……

            一開始我們只是客套地稱呼,隨著交流的增多,我發現我所有的擔心都是多余的。這是一個多么柔美而堅強的“寶藏女孩”啊!她和其他同齡女生一樣愛生活愛自拍,而在其朋友圈里,沒有轉發一條關于她的新聞,都是簡簡單單的日常,仿佛那件事從未發生。

            “因為我不想讓親戚朋友們擔心嘛,我只是做了自己應該做的,沒想到會這樣。”崔譯文笑著說,“當時顧不得許多,就想著我離她最近要上去救,大腦一片空白中身體已做出了反應,沒想過自己會怎么樣。但我也跟要學習我的網友說‘安全第一’,你可以先把周圍能叫的人一起叫過來,人多力量大不是嗎?”

            身中8刀,住院半個月,回想起事情發生的經過,崔譯文卻說得輕描淡寫,沒有后怕,也沒有后悔。“如果眼睜睜看著同學倒在我面前,而我又不能做什么,那不就成我的噩夢了?而且我是軍人的孩子,也不能退啊!”

            瞬間的選擇源自平時的積累。崔譯文成長在軍人家庭,她的父母一直教育她要有責任、有擔當,自己的事自己做,還要力所能及幫助他人。在她的心里,爸爸崔宏偉也是英雄一般的存在。

            “爸爸對我影響挺大的,他是頂天立地的軍人,我不能給他丟臉。”說起父親,崔譯文很是自豪。“我在軍隊家屬院里長大,正能量的事聽多了,腦子記住了,自覺就會變成行動。”

            浸潤著優良家風,崔譯文從小就有正義感懂得感恩,同時把最陽光的一面展現給他人。“爸爸之前為救戰友而受傷,媽媽照顧了他很久,所以小時候我就比較獨立。知道爸媽很辛苦,我就不怎么喜歡制造麻煩,只要自己能扛就自己扛。如果說我受了很大的委屈哭了,被爸媽看見,那他們也會很難受。既然這樣,還不如樂觀一點,不要讓他們擔心,這樣我也開心。我和被救女孩都活著,就是最好的結局。”

            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堅強的崔譯文沒有掉一滴眼淚,總是笑著安慰別人,讓大家別擔心。直到出院前一天,她身上的紗布被一一拆下,站在鏡子前,愛美的她打量了自己半晌,哭了。“看著身上的疤痕,發覺自己和以前不一樣了,但就兩三滴,沒那么夸張。”而在崔譯文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傷疤,其中最長的一道“7字形”的疤痕,從胸口一直延伸到腰腹,幾乎跨過這個1米7個頭卻只有90斤的女孩的整個上半身。

            這是整個事件中,她唯一哭過的一次。

            8位奉化青年連夜錄制歌曲《美麗的勇敢》。

            有感于崔譯文的英雄事跡,寧波市音協主席陳民憲即興作詞《美麗的勇敢》,單陸咪當即譜曲,另有4名音樂人完成《青春的疤》MV錄制。“這兩首歌我都聽了,挺好的。特別感謝大家這樣關心我!你看那沙畫畫得真還挺像的。”

            寧波沙畫師蔣凱華創作沙畫《美麗的勇敢》,還原壯舉瞬間。

            我喜歡崔譯文的笑容,仿佛世界都為此更加敞亮。“‘美麗與勇敢,都是你的容顏’。歌美詞美,我聽了好多遍呢。”我說。

            “我媽也是,她會一直放著聽,昨天又聽了一天。媒體的視頻采訪,你知道嗎?她天天看!還有那些關于我的新聞報道,我媽看了一遍又一遍,邊看邊哭,看完評論后又笑。”崔譯文搖搖頭,“其實我挺無奈的,不想讓媽媽再看了。”

            看著女兒現在的樣子,崔譯文的媽媽胡梅筠既驕傲又心疼。“媽媽很不容易,現在還要照顧我,所以我一直都在逗她開心。”說著,崔譯文有些愧疚。

            跟崔譯文聊天,沒有負擔,她的心似一片海洋,可以溫柔卻有力量。在我眼里,她沒有被英雄光環籠罩著,而是妹妹,是朋友。

            “姐姐,你不覺得‘寶藏女孩’比‘擋刀女孩’這個稱呼更好聽嗎?”說著,崔譯文咯咯笑了起來,“我愛好挺多的,詩酒茶花香都懂一些,不過不精。我還喜歡跳高,乒乓球拿過‘新生杯’第三名呢!這回‘寶藏女孩’可能要被發現啦。”

            “真好!我也愛打乒乓球,琴棋書畫也都會一些。期待找你切磋哦!”我很高興地告訴她。

            “可以啊!在你來之前我一定恢復得棒棒的!”言語間,崔譯文依然是那么可愛。與新潮的女孩一樣,有什么新鮮的事物,她都喜歡去學。

            “就是現在身體受傷了,課程也落下許多。警察跟我說兇器很鋒利,‘刷’一下就把肝捅穿了。我的胸腔、肝臟、膽囊受傷嚴重,做了開腹手術。但現在肝還沒長全,刀口周圍還很疼,所以跑步和仰臥起坐等需要腰部用力的都不行。”

            說這話時,崔譯文還是笑著,而眼前的她分明怕冷,身體仍然很虛弱。我看在眼里,深深地疼在心上……

            2019年5月9日《中國國防報》頭版。

            小時候,崔譯文對父親的一身海軍白充滿向往,時不時戴上父親的軍帽在鏡子前照一照。“我經常去爸爸工作的地方,每次去都心潮澎湃。看到那些威武的戰艦,就覺得我們國家特別強大!”談及以后的打算,崔譯文坦言“先把學習跟上,畢竟學生的主業還是學習,不能因為受傷就嬌氣。”

            “如果沒有這個事情,我不過就是一個軍人的孩子,這件事發生了,我也還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不可能因為‘火’了,就跑去外面到處跟人說,‘嗨,我是見義勇為的崔譯文’。我想等熱度過去之后,最終留給大家的是正能量。這世上還是有很多樂于助人的人,不是誰都只會站在一邊拍視頻或逃跑,這個社會還是特別正的,真的。”

            說到這時,崔譯文再次笑了。再看她的朋友圈,不知什么時候,簽名已改為“做最好的自己”。

            這幾天,我們聊了許多,從興趣愛好到人生理想,從家庭教育到軍旅情懷……從北京到桂林,2000多公里,那么遠又那么近。

            每次跟崔譯文聊天,她的樂觀、她的堅強,如一股暖流,伴著盈盈笑語,緩緩淌在我的心間。我很高興就這樣和她成為朋友。

            “妹妹,日后有機會我想去看看你,好不好?”

            “好啊好啊,我還期待去北京時找你玩呢!”話音未落,耳旁又響起那熟悉的笑聲……

            曾以為英雄很遠

            而今英雄就在身邊

            策劃:楊晶 胡云艷 朱伯燕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狠狠搞henhengao